暮蓿ice

APH法奥冰主推,主吃Dover普奥鲸组香冰,仏all仏,all奥,all冰杂食
老王子ai,ren,kira担,岭蓝莲真一生推
pot厨tezuka,mizuki,atobe,主双部all观
恋与许墨周棋洛夫人,梦间集本命齐眉
家教迪云双推,贝尔Giotte墙头
日常谷子买买买,渴望暴富

时隔一年的浮柳小甜饼后续

依旧是现代校园paro依旧是逗比的文风
虽然我坑了很久,差不多快有一年了吧……但是架不住我长情啊,现在还能被我翻出来,是不是该夸夸我?【凑表脸】
私设生物老师灵蛇,校医合欢
非常ooc,除了甜我什么都不能保证,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柳叶是被浮生吻醒的,原因是叫他起来吃晚饭。对此柳叶表示我又不傻,你分明只是想占我便宜,然而自己选的对象跪着也要宠下去,就是腰疼的紧。
也是得亏他们宿舍就他们俩,不然早就被投诉了。
原本的舍友那迦因为要养蛇,就报道的时候露了个脸,然后便一直住在校外。而另一个舍友飞燕则是住了几天之后就被生物老师灵蛇给接到教师宿舍去了,原因不明,不过据八卦论坛版主无剑打听,他们好像是在玩主仆play...

2018-09-19

接昨天的浮柳小甜饼

依旧是现代校园paro
上一篇小伙伴的评论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灵感,可能会写成系列吧……但是我的坑品,咳咳……不敢保证
私设数学老师玄铁,语文老师真武,英语老师神雕,地理老师杨家枪,年级主任玉箫
可能ooc,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教师办公室里
刚刚吃完狗粮回来的玄铁一脸复杂,现在的孩子年纪轻轻就这么会撩汉了,可是自己家里俩臭小子却死活不开窍,真是愁死个人哦。
在玄铁叹了第二十三次气之后,旁边正在备课的真武终于忍不住了,“老铁,你这是怎么了,上个课回来就一直唉声叹气的,受刺激了?”
玄铁惆怅的开口道:“可不是受刺激了嘛,我跟你说啊,今天课上,浮生柳叶这俩小子……”【以下省略N字叙述】
“……老武你看看,跟别人一...

2017-10-16

【圣火x齐眉】昆仑听雨 (1)

        圣火令第一次遇见齐眉棍是在昆仑山上的一场雨夜。那天的雨来的猝不及防,圣火令兜兜转转为了寻一处能避雨的地方,不经意闯进了齐眉棍的院子,一片荒芜落魄的院子,简单素净到没有一点烟火气。然后他便看见了鸢紫长发的少年从屋内走了出来,带着好闻的檀香和松木气息。
        齐眉棍第一次遇见圣火令是在昆仑山上的一场雨夜。那天他本打算继续钻研佛经,却被闯入院子的外来者给打乱了计划,还有以后的人生。暖棕色长发且衣着暴露的异瞳少年安静地站在他的院子里,他猜是...

2017-10-11

终于赶上了的冰诞贺文

*香冰
*交换生设

“终于考完试了,ice,你想去哪玩?”王嘉龙伸着懒腰问道,“不如先去兰桂坊好好吃一顿,然后我们可以去逛逛海洋公园消消食,晚上还有庙街夜市……”也没有等艾斯兰回答便说起了行程安排。
“Horace”,艾斯兰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出声打断了王嘉龙的自问自答“我要回去了,回冰岛。”
“……或者在太平山顶看看夜景也……”话头戛然而止,王嘉龙定定的看着艾斯兰,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了。
艾斯兰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来当交换生的时间到了,我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而且,诺威也一直都在催我回去……”艾斯兰地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小,“抱歉,horace。”
王嘉龙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时间过的真快啊,你...

2017-06-17

炉火未熄

*红色苏中
*苏视角

壁炉的火熄了。
火焰最后挣扎着跃动了一下,便跌落了下去,再没有升起,零散的火星从细缝间漏了出来,努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可惜无济于事。
厚重的窗帘把明亮的月光阻挡在外,不让它有丝毫悄悄溜进来的可能。
于是,整个房间的光源只剩下那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点点火星的光芒。

“耀,炉火熄了。”我的声音带着一种嘶哑的干涩,仿佛枯腐的白桦树。
我看着黑暗的房间,凭着直觉准确地摸上了怀中人的脸颊,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一丝颤抖。
指尖才刚刚触碰到他的脸庞,我的手就被紧紧地握住了。怀中的人睁开了眼。因为黑暗,我看不到他眼里的星辰般的美景,只有拇指腹上隐隐约约的应是睫毛扫过的触感告诉着我,他约莫也是注视着...

2017-04-07

冰雪消融之时【3】

早读很快就过去了,到了抽背的时候,王嘉龙很轻易的背了出来,但是艾斯兰却没能过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一节早读他都心不在焉的。
艾斯兰低着头,眼中掩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心不在焉,一目了然。
王耀老师看着他的样子倒是没有说他,只是叮嘱了王嘉龙以后多帮帮他,要求今天放学前背出来而已。
“ice,你今天状态不太对劲。发生了什么事?”王嘉龙盯着艾斯兰的眼睛问道。
“没什么……”艾斯兰偏过头,闪躲着他的视线。
肯定有事,但是艾斯兰不肯说,王嘉龙也没办法,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认命的教起了背诗。

花了一个上午的课间,艾斯兰终于在王嘉龙的强力帮助下背出了那首《一剪梅》。
看着王耀先生欣慰的眼神,艾斯兰有点摸不着头脑...

2017-01-10

不存在的情人

刺眼的阳光没能叫醒床上依然酣睡的人儿,伊利亚揉了揉眼睛,看着枕边人恬静的睡颜,轻轻的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早安,我的小耀。”
感觉到脸上痒痒的,王耀皱了皱眉,转了个头想避开某人的骚扰。
“呵呵呵呵呵,小耀真可爱呢,不过,该起床了哦。”伊利亚笑着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衣服随意的披着,看了一眼王耀的早已经碎成布片的衣服,无奈的去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衣服给他穿上。
当伊利亚帮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王耀穿完衣服后,刚才还一副慵懒模样的人这才仿佛清醒了几分。
王耀打着哈欠,慢慢悠悠地去洗漱了,从卫生间出来后,看到伊利亚还是坐在床上保持着原样等他,“伊利亚,你不去洗漱吗?”
“马上就去啦”伊利亚笑着把王耀推出了房门,“小耀你...

2016-12-25

凸凹——不可能的恋人

阿尔弗雷德和本田菊是盟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阿尔弗雷德和本田菊是朋友,这是大家觉得可能的事,阿尔弗雷德和本田菊是恋人,这是大家都不相信的事。
若要问为什么,大家会给你很多回答,但是,归根结底,都是类似的,无非就是这些
他们的性格差异太大了
他们的生活习惯相性差太多了
他们的来往历史羁绊太少了
他们国土国力政治差距都太大了
…………
是的,他们有太多太多的差距,最多的就是利益上的往来,你能帮到我,所以我也帮你,仅此而已。是啊,仅此而已。
没有人知道,就连这样的仅此而已,都是他所渴求的交集,起码,他们能有立场站在一起。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仅此而已。
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不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没有那么好接近,他也知道,...

2016-12-13

冰雪消融之时【2】

2
诺威……
想到这个名字,我沉默了,对诺威的感情其实复杂到我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应该把它划分到哪一类。
诺威是我的哥哥,虽然我一直都很不想承认,但是,是他一手把我带大的,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都是他的身影。
他一力承担起了这个家,就像王耀先生说过的,长兄如父,他对于我来说,亦兄亦父。
可是我也知道,自己对诺威并不是单纯的亲情,之所以不再愿意喊他“哥哥”,大概就是因为我对他萌生了,不属于亲人范畴的,爱。

心烦意乱中潦草的吃完了早饭,就和贺瑞斯一起准备去上课了。
一路上,王嘉龙一直都在猜测着我脸色如此难看的原因,但是我不会,也不能告诉他。
就像这份感情一样,禁忌,不能宣之于口。

今天的早读是汉语,要求背诵一篇古

2016-11-25

冰雪消融之时 【序+1】

此文的设定大概就是香→冰→诺,丁诺友情向,后期可能会有黑化病娇此类不可控因素,非国设,BE慎入。第一次写香冰,可能ooc,见谅。


处在寒冷的北极之地的冰雪一直以来都有着一个渴望,渴望能拥抱温暖的阳光,但是他忘了自己是冰,就像他的名字一样,ice……

  1
“ice……ice……”
是谁在呼唤我?声音温柔而又缥缈。是梦?还是……
“该起床了,已经六点半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俊美的东方面孔,乌黑的发,琥珀色的眸子。我的室友——王嘉龙,不过我更喜欢叫他贺瑞斯,Horace。
本来尚显昏沉的大脑在听到“迟到”两个字后立马清醒过来,早就把梦里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手忙脚...

2016-11-21

© 暮蓿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