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

2016.10.26#奥诞生贺##普奥#
今天是罗德里赫的生日,但是对于罗德里赫来说,也只是和往常一样很普通的一天。哦不,也许是很特别的一天,特别倒霉的一天。
下楼梯踩到水渍,差点摔下来,幸好及时拉住了扶手;出门的时候阳台边上的花盆掉了下来,差点被砸到,幸好当时衣服不小心勾到了门把,出门晚了;突然下起骤雨,差点被疾行而过的车辆溅了一身水,幸好当时自己脚被绊到了,险险的躲开了。
回到家的罗德里赫还是觉得今天很奇怪,因为从他醒来那一刻起,就始终有一种被人注视着感觉,陌生又熟悉,但是却找不到踪迹。
窗外的雨依旧淅淅沥沥没有停,屋内的琴声也依旧悠扬美妙,只是有着细小差错的节奏昭示着罗德里赫内心的烦闷难抒。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边其实还有一个人的存在,那个一直注视着他的人。银色的头发,红色的瞳孔,像极了那个已经消失的人——基尔伯特。
一曲终了,当罗德里赫的视线望向窗外时,他蓦的愣住了,看着窗口那人半透明的模样,分明就是他的大笨蛋先生,是的,他的,大笨蛋先生。
“……基尔伯特?”罗德里赫试探着问道,声音略带颤抖。
“kesesesese,小少爷你终于看到我了,本大爷可一直都在。”依旧是回忆里那样爽朗甚至有点欠揍的声音,却令罗德里赫红了眼眶。
“你下楼的时候是我拉住了你,你出门的时候是我扯住了你的衣服,你差点被溅到水的时候是我推开了你。不然你以为自己真的有那么好的运气,每次都能躲开吗?这可都是本大爷的功劳。”基尔伯特一脸本大爷赛高,还不快来夸我的表情,看的罗德里赫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出了泪花。
罗德里赫慢慢的走向基尔伯特,一步两步,紧张到步伐都显的那么不自然。终于走到了他的身前站定,抬手想去触摸他的脸庞,却看着自己的手指穿过了他的身体,没能触碰到一点温度。手无力的垂在身侧,眼帘轻掩,虽然是早就料到的结果,但是真的看到还是难免失落。
“kesesesese,小少爷你还真是笨啊,本大爷可都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还会碰到呢。”明明是笑着说的,但是语气却悲伤到想令人落泪。
“是啊,我居然忘了……”忘了你其实早已不在,忘了我们再无指尖相触的机会。罗德里赫没有再多说,只是重新坐回了钢琴边,弹起了《Viva La Vida》。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大千世界曾由我主宰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
巨浪也曾因我之命澎湃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
而今我却在黎明独自入眠
Sweep the streets I used to own
在曾属于我的大道落寞徘徊

I used to roll the dice
凡人生死曾由我主宰
Feel the fear in my enemy's eyes
尽情品味惊恐在死敌瞳孔绽开
Listen as the crowd would sing:
欣然倾听百姓高歌喝彩:
"Now the old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先王亡矣!新王万代!”

One minute I held the key
此刻我手握权位经脉
Next the walls were closed on me
转瞬才知宫墙深似海
And I discovered that my castles stand
恍然发现我的城池
Upon pillars of salt and pillars of sand
基底散如盐沙乱似尘埃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听那耶路撒冷钟声传来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罗马骑兵歌声震彻山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担当我的明镜,利剑和盾牌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我的传教士屹立边疆之外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只因一些缘由我无法释怀
Once you go there was never,
一旦你离开这里便不再,
never an honest word
不再有逆耳忠言存在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而这便是我统治的时代
…………

雨渐渐的停了,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那刻,罗德里赫回头望去,入目便是基尔伯特逐渐透明的身影。“基尔伯特你……”语带颤抖,怎么也无法开口再说下去。
“啊啊,又要消失了吗?嘛,反正本大爷早就习惯了,小少爷你可不要哭鼻子啊,我还会继续守在你身边的。kesese……”语气是无谓的淡然和平静,可是眼神却满是不舍和心疼。
罗德里赫就这么看着基尔伯特消散在他的眼前的沉默了良久,抬手又弹了一遍《Viva La Vida》。
“再见,大笨蛋先生,谢谢你……”声线喑哑,略带鼻音,微微哽咽。

如果,这场雨是我们见面的契机,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期待着下一场大雨,在某个街角,能再次遇见你。我的大笨蛋先生。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