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

给鴉的贺文
苏中——赤梦                          
伊利亚视角
我出生在寒冷的北方,见惯了冰雪的颜色,直到那一天,我遇见了灼目的红。
仿佛火焰,又仿佛一个梦,一个美好的梦,里面有温暖的阳光,有铺天盖地的向日葵,还有,我的小布尔什维克。
一觉醒来,眼角干涩,枕头有种寒冷的潮湿,怔怔地望着苍白的天花板许久,才仿佛泄气一般喃喃道:“我果然还是忘不了你啊……”
怎么能忘了呢?是我在雪地里向你伸出了手,是我给你披上了红色的旗帜,是我给你提供了支援,是我……把我们的关系一刀斩断了。
1960年的夏天,大概是我最不想记起的时光吧。
当那732份合约化成纸片,纷纷扬扬洒落在克里姆林宫的台阶上时,我就知道,我们最终的结局只有走向陌路。
锤头和镰刀,竟有一天也会对着你,是我不曾想到的,也是我不愿看到的。
但是小耀你为什么不肯乖乖呆在我身边呢?明明只要这样,我们就还能继续维持着相亲相爱的关系,即使只是表面也好啊……
从来不懂要怎么爱人的孩子跌跌撞撞的长大了,他只知道要把喜欢的东西紧紧攥在手心里,却忘了他爱的是一个人,活生生的,有自主思想的人,同样他也是国家,一切都建立在利益关系上的,国家。
后来,我即将逝去,你却回到我的身边来了,可惜,我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记住你的模样了。
看着你的轮廓渐渐模糊,握紧的手渐渐松开,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声:
“再见,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我爱你。”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