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

冰雪消融之时【2】

2
诺威……
想到这个名字,我沉默了,对诺威的感情其实复杂到我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应该把它划分到哪一类。
诺威是我的哥哥,虽然我一直都很不想承认,但是,是他一手把我带大的,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都是他的身影。
他一力承担起了这个家,就像王耀先生说过的,长兄如父,他对于我来说,亦兄亦父。
可是我也知道,自己对诺威并不是单纯的亲情,之所以不再愿意喊他“哥哥”,大概就是因为我对他萌生了,不属于亲人范畴的,爱。

心烦意乱中潦草的吃完了早饭,就和贺瑞斯一起准备去上课了。
一路上,王嘉龙一直都在猜测着我脸色如此难看的原因,但是我不会,也不能告诉他。
就像这份感情一样,禁忌,不能宣之于口。

今天的早读是汉语,要求背诵一篇古诗词。
“红藕香残玉……”读到一半我顿住了,支着手肘悄悄地碰了碰身旁的人,“贺瑞斯,第一句第六个字怎么读?”
“diàn。”王嘉龙随意地看了一眼书本,然后就又把目光放回到他桌肚里的《风险投资的学问》上。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我就继续读着那拗口难懂的词。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手无意识地一下一下地点着书页,沉默地垂着头,似乎在努力理解它的含义。
但是一直都在看着他的王嘉龙却看的清清楚楚,他纤细苍白的指尖所点着的地方,正是那个愁字上。
愁,你在为什么而愁?为谁而愁?王嘉龙不知道,但是也能猜到几分,毕竟自己室友身边的人也没有几个,大概,又和他的哥哥有关吧,那个叫诺威的人。
从第一次见到他,王嘉龙就一直有种隐隐的危机和紧迫感,好像有什么事会因为他而改变,变成他所不愿见到的样子。

艾斯兰一直都不知道王嘉龙在看着他,就像他也不知道其实他们每个暧昧互动的背后都有一个人的别有用心。

可惜,他们都还以为时间还长,却忘了很多事情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