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

炉火未熄

*红色苏中
*苏视角

壁炉的火熄了。
火焰最后挣扎着跃动了一下,便跌落了下去,再没有升起,零散的火星从细缝间漏了出来,努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可惜无济于事。
厚重的窗帘把明亮的月光阻挡在外,不让它有丝毫悄悄溜进来的可能。
于是,整个房间的光源只剩下那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点点火星的光芒。

“耀,炉火熄了。”我的声音带着一种嘶哑的干涩,仿佛枯腐的白桦树。
我看着黑暗的房间,凭着直觉准确地摸上了怀中人的脸颊,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一丝颤抖。
指尖才刚刚触碰到他的脸庞,我的手就被紧紧地握住了。怀中的人睁开了眼。因为黑暗,我看不到他眼里的星辰般的美景,只有拇指腹上隐隐约约的应是睫毛扫过的触感告诉着我,他约莫也是注视着我的,在这样能使人窒息的黑暗里,只注视着我。
或许是几秒,又或许是几分钟,你知道的,黑暗会模糊人对时间的概念,我听到了他清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不,它还没熄。”
“不,它已经熄了,这屋子是黑暗的。”我执拗的说道。
他没有再言语,仿佛无声的反对。
我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动作着,似是想要起身,我下意识的想抱紧他,最后却还是松了手臂。
他走到了壁炉旁,蹲下了身子,拾起了一旁的拣炭钳,轻轻地拨弄了两下。
突然,早已奄奄一息的火焰腾了起来,它跃动着,明亮的光照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睛莫名的酸涩,也不知道是因为骤然的光亮,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喉结滚动了两下,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被我强行忽略的复杂心情,让所有的话哽在喉间。
他转过身来,嘴角有细微的上扬,注视着我。他的身后是烈烈的火光,他的眼里是温暖的橘色还有我的身影,我仿佛能看到他无声地说着“你看,这炉火并未熄灭”。
这一刻,我的手在颤抖,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分崩离析却也在重新组合。我抱住了他,就像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紧紧的,想把他嵌进体内,想着索性就这样融为一体,多好。
“谢谢你,耀······”
微不可闻的道谢消散在了耳畔,眼角滑落的晶莹没入了他乌墨一般的发中。
啊,这炉火,竟也这般的刺眼么?
我本想抬手抹去眼角的泪痕,却在听到他开口的瞬间愣住了。
“傻瓜,你忘了么,我们说好的,你未完成的红色之路由我来替你走下去。”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猜想,他大概是在笑着的吧,所以,我也笑了,但是好奇怪呐,为什么笑着笑着,视线却越来越模糊呢?
我最终还是放任了眼泪的流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就让我软弱一下吧,现在的我已经不叫苏维埃了,我只是伊利亚·布拉金斯基而已。
现在的我,不是什么国家,只是一个爱着你的人而已啊,耀。
没有了利益的原因,你是不是就能相信这份感情的纯粹了呢?

炉火未熄,我们头顶的红色之旗还没落下,这场命运的玩笑只是把你往我又推近了一点,我们的约定一如往昔,不会改变。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