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莲、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新欢许墨&周棋洛,岭蓝莲真一生推

终于赶上了的冰诞贺文

*香冰
*交换生设

“终于考完试了,ice,你想去哪玩?”王嘉龙伸着懒腰问道,“不如先去兰桂坊好好吃一顿,然后我们可以去逛逛海洋公园消消食,晚上还有庙街夜市……”也没有等艾斯兰回答便说起了行程安排。
“Horace”,艾斯兰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出声打断了王嘉龙的自问自答“我要回去了,回冰岛。”
“……或者在太平山顶看看夜景也……”话头戛然而止,王嘉龙定定的看着艾斯兰,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了。
艾斯兰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来当交换生的时间到了,我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而且,诺威也一直都在催我回去……”艾斯兰地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小,“抱歉,horace。”
王嘉龙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时间过的真快啊,你已经决定好什么时候回去了吗?我还想给你办场饯别宴呢。”
“……明天,早上9点。”艾斯兰抿紧了嘴唇,“诺威定的机票。”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行李呢?都整理好了吗?”王嘉龙的声音有些干涩。
艾斯兰点了点头,“需要带回去的东西不多,已经收拾好了。回宿舍吧,我有些东西给你。”
“好。”

宿舍里
考完试了,大家都收拾好东西回家去了,宿舍空荡荡的,只剩下王嘉龙和艾斯兰的床铺。
艾斯兰从柜子里拿出了初到香港时因为不习惯没有帕芬陪伴的日子而去订做的等身帕芬玩偶,还有满满一罐子甘草糖。“这些,就当临别礼物吧,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也希望,你不会忘记我。”
王嘉龙接过了玩偶和糖罐,小心的把它们装进包里,解下了自己的熊猫手机链,强行系在了艾斯兰的手机上,“那你也不能忘了我,看到它,就要想到我。还有,回去以后记得给我发短信。”
艾斯兰从愣怔中回过神来,微微低下了头以掩饰自己的有些发热的脸颊,轻轻的“嗯”了一声。

翌日,候机大厅
王嘉龙帮艾斯兰拖着行李,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接近,心里也是越来越烦躁,他不想艾斯兰回去,他想要他留下,留在他身边。王嘉龙喜欢艾斯兰,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登机提醒已经广播过两次了,王嘉龙不情不愿的把行李箱递给艾斯兰。
艾斯兰轻轻拥住了王嘉龙,在他耳边说道:“记得好好对待帕芬(玩偶),要是我以后再来香港找你,看不到完好的它,我们就绝交。”
孩子气的话语很好的安抚下了王嘉龙的烦躁。他嘴角微勾“那我可等着你来找我兴师问罪的那天。”
“好。还有……”艾斯兰收回手臂,提起行李就逃也似的登机去了,脸上异样的绯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跑的。
王嘉龙愣在原地许久才猛的笑了起来,笑容灿烂的堪比六月的骄阳,他听到了艾斯兰说“我喜欢你”。
王嘉龙赶忙拿出手机发短信给艾斯兰,上面只有三个字:“我也是”。
王嘉龙心情大好地走出飞机场,眯着眼望着头顶的大太阳,考虑着要不要给自己安排一场飞往冰岛的旅行,还有,看看那个告完白就逃走的家伙。
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冰雪消融之时【3】

早读很快就过去了,到了抽背的时候,王嘉龙很轻易的背了出来,但是艾斯兰却没能过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一节早读他都心不在焉的。
艾斯兰低着头,眼中掩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心不在焉,一目了然。
王耀老师看着他的样子倒是没有说他,只是叮嘱了王嘉龙以后多帮帮他,要求今天放学前背出来而已。
“ice,你今天状态不太对劲。发生了什么事?”王嘉龙盯着艾斯兰的眼睛问道。
“没什么……”艾斯兰偏过头,闪躲着他的视线。
肯定有事,但是艾斯兰不肯说,王嘉龙也没办法,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认命的教起了背诗。

花了一个上午的课间,艾斯兰终于在王嘉龙的强力帮助下背出了那首《一剪梅》。
看着王耀先生欣慰的眼神,艾斯兰有点摸不着头脑,旁边的王嘉龙早就悄悄偏过头去偷笑了。
出了办公室的门,艾斯兰问王嘉龙:“horace,为什么王耀先生的眼神很……奇怪?”
“啊,大概是因为觉得你很可爱吧。”不知怎么的,王嘉龙就是莫名想说他可爱,不过,他也确实可爱。
柔软光泽的银发,水润晶莹的紫红色眸子,配上一脸茫然的表情,简直像极了迷路的小白猫,让人想把他抱在怀里,肆意怜爱一番。
可爱?艾斯兰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可爱,也真是不知道王嘉龙是从哪里看出来他可爱的。不过这明显就是玩笑的说辞,他也懒得反驳了。

下午是体育课,艾斯兰一直都很讨厌体育课,这会让他出汗,而且他也讨厌这种麻烦。
跑完了老师规定的圈数,艾斯兰脚一软,直接就摔向了地面,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看着环住自己腰的某个坏笑着的黑发少年,艾斯兰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摔一跤呢。
“二哥!”
在隔壁一起上体育的王湾是王嘉龙的妹妹,刚刚的声音便是出自她之口。
王湾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眼睛发亮的看着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于是赶紧挣脱开了他的手,默默搓了搓胳膊,假装刚刚什么都没有,然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冰雪消融之时【2】

2
诺威……
想到这个名字,我沉默了,对诺威的感情其实复杂到我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应该把它划分到哪一类。
诺威是我的哥哥,虽然我一直都很不想承认,但是,是他一手把我带大的,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都是他的身影。
他一力承担起了这个家,就像王耀先生说过的,长兄如父,他对于我来说,亦兄亦父。
可是我也知道,自己对诺威并不是单纯的亲情,之所以不再愿意喊他“哥哥”,大概就是因为我对他萌生了,不属于亲人范畴的,爱。

心烦意乱中潦草的吃完了早饭,就和贺瑞斯一起准备去上课了。
一路上,王嘉龙一直都在猜测着我脸色如此难看的原因,但是我不会,也不能告诉他。
就像这份感情一样,禁忌,不能宣之于口。

今天的早读是汉语,要求背诵一篇古诗词。
“红藕香残玉……”读到一半我顿住了,支着手肘悄悄地碰了碰身旁的人,“贺瑞斯,第一句第六个字怎么读?”
“diàn。”王嘉龙随意地看了一眼书本,然后就又把目光放回到他桌肚里的《风险投资的学问》上。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我就继续读着那拗口难懂的词。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手无意识地一下一下地点着书页,沉默地垂着头,似乎在努力理解它的含义。
但是一直都在看着他的王嘉龙却看的清清楚楚,他纤细苍白的指尖所点着的地方,正是那个愁字上。
愁,你在为什么而愁?为谁而愁?王嘉龙不知道,但是也能猜到几分,毕竟自己室友身边的人也没有几个,大概,又和他的哥哥有关吧,那个叫诺威的人。
从第一次见到他,王嘉龙就一直有种隐隐的危机和紧迫感,好像有什么事会因为他而改变,变成他所不愿见到的样子。

艾斯兰一直都不知道王嘉龙在看着他,就像他也不知道其实他们每个暧昧互动的背后都有一个人的别有用心。

可惜,他们都还以为时间还长,却忘了很多事情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冰雪消融之时 【序+1】

此文的设定大概就是香→冰→诺,丁诺友情向,后期可能会有黑化病娇此类不可控因素,非国设,BE慎入。第一次写香冰,可能ooc,见谅。


处在寒冷的北极之地的冰雪一直以来都有着一个渴望,渴望能拥抱温暖的阳光,但是他忘了自己是冰,就像他的名字一样,ice……

  1
“ice……ice……”
是谁在呼唤我?声音温柔而又缥缈。是梦?还是……
“该起床了,已经六点半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俊美的东方面孔,乌黑的发,琥珀色的眸子。我的室友——王嘉龙,不过我更喜欢叫他贺瑞斯,Horace。
本来尚显昏沉的大脑在听到“迟到”两个字后立马清醒过来,早就把梦里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手忙脚乱地打理好自己,拿起书包就准备往外冲,就在这时,手臂被他拉住了,看着他依旧慢吞吞地吃着包子,急道:“放开我,快迟到了,你怎么还这么悠闲!”
他只是点了点我手腕上的表,就坐回去继续吃他的包子了。
我看了看表,上面赫然显示着现在的时间为6:20,原来我被他耍了。
“刺啦——”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从他面前的碟子里拿过一个包子愤愤地咬着,仿佛口中的不是包子而是对面的人。
王嘉龙看着自己的室友拿他的包子出气,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提醒了艾斯兰厨房里有牛奶三明治和鳕鱼罐头。
听到厨房有自己的早餐,三口两口把剩下的包子解决了就准备起身去厨房,却看到他突然站了起来,身子前倾,朝我伸出手,靠近我的脸颊,一时间,我愣住了,任由他修长的手指滑过我的嘴角……的碎屑。
王嘉龙拈去了碎屑后就收回了手。
我感觉自己的脸好像有点发烫,“你,你做什么啊,这么突然……”手急忙擦拭着自己的嘴角,但是刚刚感受到的那份温度却仿佛怎么也擦不去。
“只是帮你擦个嘴而已啊,谁让艾斯兰你总是这么粗心大意。”依旧一脸云淡风轻的面瘫表情。
看着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心里有点莫名的不舒服,转头就去了厨房。
我刚刚居然还以为他是要……啊——艾斯兰你真是一个喜欢多想的笨蛋,谁会喜欢你啊。嘴角是自嘲的弧度,但是心里有个小人在说:“还有诺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