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莲、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新欢许墨&周棋洛,岭蓝莲真一生推

终于赶上了的冰诞贺文

*香冰
*交换生设

“终于考完试了,ice,你想去哪玩?”王嘉龙伸着懒腰问道,“不如先去兰桂坊好好吃一顿,然后我们可以去逛逛海洋公园消消食,晚上还有庙街夜市……”也没有等艾斯兰回答便说起了行程安排。
“Horace”,艾斯兰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出声打断了王嘉龙的自问自答“我要回去了,回冰岛。”
“……或者在太平山顶看看夜景也……”话头戛然而止,王嘉龙定定的看着艾斯兰,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了。
艾斯兰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来当交换生的时间到了,我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而且,诺威也一直都在催我回去……”艾斯兰地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小,“抱歉,horace。”
王嘉龙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时间过的真快啊,你已经决定好什么时候回去了吗?我还想给你办场饯别宴呢。”
“……明天,早上9点。”艾斯兰抿紧了嘴唇,“诺威定的机票。”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行李呢?都整理好了吗?”王嘉龙的声音有些干涩。
艾斯兰点了点头,“需要带回去的东西不多,已经收拾好了。回宿舍吧,我有些东西给你。”
“好。”

宿舍里
考完试了,大家都收拾好东西回家去了,宿舍空荡荡的,只剩下王嘉龙和艾斯兰的床铺。
艾斯兰从柜子里拿出了初到香港时因为不习惯没有帕芬陪伴的日子而去订做的等身帕芬玩偶,还有满满一罐子甘草糖。“这些,就当临别礼物吧,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也希望,你不会忘记我。”
王嘉龙接过了玩偶和糖罐,小心的把它们装进包里,解下了自己的熊猫手机链,强行系在了艾斯兰的手机上,“那你也不能忘了我,看到它,就要想到我。还有,回去以后记得给我发短信。”
艾斯兰从愣怔中回过神来,微微低下了头以掩饰自己的有些发热的脸颊,轻轻的“嗯”了一声。

翌日,候机大厅
王嘉龙帮艾斯兰拖着行李,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接近,心里也是越来越烦躁,他不想艾斯兰回去,他想要他留下,留在他身边。王嘉龙喜欢艾斯兰,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登机提醒已经广播过两次了,王嘉龙不情不愿的把行李箱递给艾斯兰。
艾斯兰轻轻拥住了王嘉龙,在他耳边说道:“记得好好对待帕芬(玩偶),要是我以后再来香港找你,看不到完好的它,我们就绝交。”
孩子气的话语很好的安抚下了王嘉龙的烦躁。他嘴角微勾“那我可等着你来找我兴师问罪的那天。”
“好。还有……”艾斯兰收回手臂,提起行李就逃也似的登机去了,脸上异样的绯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跑的。
王嘉龙愣在原地许久才猛的笑了起来,笑容灿烂的堪比六月的骄阳,他听到了艾斯兰说“我喜欢你”。
王嘉龙赶忙拿出手机发短信给艾斯兰,上面只有三个字:“我也是”。
王嘉龙心情大好地走出飞机场,眯着眼望着头顶的大太阳,考虑着要不要给自己安排一场飞往冰岛的旅行,还有,看看那个告完白就逃走的家伙。
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
        *香冰,W学院设
        近几天王嘉龙一直都拉着一张脸,活生生一副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的样子,原因自然是本来每天都一起上学回家的艾斯兰这几天一放学就不见了人影。并且有目击者称,曾经看到艾斯兰和弗朗西斯经常走在一起。王嘉龙也曾经试图跟踪过艾斯兰,但是每次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在半路跟丢,还有好几次遇见了亚瑟,被盛情邀请去品尝下午茶……还有他的拿手司康。
        王嘉龙不蠢,这么几次下来也明白了是有人故意不想让他找到艾斯兰。你问他为什么不直接问艾斯兰?如果能问出来,他又何必要偷偷摸摸地去跟踪,况且,直接去问的下场很有可能会是以某个傲娇少年仓促逃跑为结局。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与日俱增的除了艾斯兰眼角的笑意和莫名粉红的氛围,还有王嘉龙快要可以和安东尼奥相媲美的黑脸以及和贝瓦尔德如出一辙的低气压。
        王耀对此很是担心,倒是诺威心情很好,看到某个想拐走他弟弟的少年郁闷的样子他就莫名的解气。很显然,诺威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王耀不明白啊,出于作为兄长的责任,他准备去关心一下这个臭了一星期的脸的弟弟。然而,半路上就被诺威截胡了。
         “诺威你为什么要拦着我?”突然被人拉住的王耀显得很不解,尤其是眼前的人脸上还挂着疑似笑容的弧度。
         “他们的事我们最好不要插手,艾斯他有自己的打算。”诺威悄悄收敛起自己那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什么打算?”王耀表示他讨厌打哑谜,非得问个明白不可。
        “你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2月9日,有什么特别的吗?”对于诺威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王耀表示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要问日期。
        “今天是不特别,但是过几天呢?”诺威表示王耀迷茫的样子可爱极了。
        “过几天?2月······咳咳,好的,我明白了。”饶是王耀这般岁数的人也忍不住老脸一红,人家小情侣玩情趣呢,他们掺合进去确实不妥。
        “耀。”诺威注视着王耀琥珀色的眸子,带着些许渴望和暗示的意味,“我喜欢freia。”
        好吧,这似乎更像明示。
        王耀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自在地别开视线,“······知道了。”
        听到了想要的回答,诺威脸上仿佛写着“得逞”两个大字,可惜王耀别开了视线,没能看到。
         就这样,王嘉龙再一次错失了发现真相的机会,并且怨念开始有了实体化的趋势。
        艾斯兰知道王嘉龙最近一直都心情奇差,几次想找他问清楚放学后的行踪,但是艾斯兰一直在躲,因为他知道,如果让他注视着王嘉龙那双琥珀般深邃的瞳孔,他是无法说出谎话的,哪怕是善意的,所以他只能选择躲。就这样,一直躲到了2月14日这天。
        艾斯兰抱着怀里的一大袋巧克力急匆匆的赶去上学,这都是因为他昨晚一直都在辗转反侧,很晚才合眼,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眼睛下浅浅的青色眼圈。
        这时候,艾斯兰格外想念之前和王嘉龙一起上学的日子,每天都有人喊自己起床,等着自己一起走,那时候的他从来没有迟到过。
        “叮铃铃——”终于,踩着晨读的铃声,艾斯兰气喘吁吁的瘫倒在座位上,一大早就如此的剧烈运动,足以让不喜锻炼的艾斯兰累到脑袋发晕。书包随意的挂在椅背上,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巧克力放进课桌肚里,随手拿过一本书放在面前装装样子就趴桌子上休息去了。
        这一切都被只隔着一条窄窄的过道的王嘉龙看的一清二楚,眼尖的他还瞥见了眼角隐隐的青色,以及眉宇间淡淡的疲倦。
        一节晨读就这样过去了,艾斯兰在发呆,而王嘉龙则是看着他发呆。
        大课间的时候,艾斯兰收到了很多礼物,有男生也有女生,还有诺威送的雕塑巧克力,帕芬等身大小的巧克力,艾斯兰给每个送礼物的人都回了礼,就是他早上怀中抱着的一大袋巧克力。
        王嘉龙一直在等着他送巧克力给自己,可是,直到艾斯兰把袋子中的巧克力都送完了,他也没有收到,甚至连艾斯兰的一个眼神都没有收到。王嘉龙看着自己手中攥着的小盒子,眼神黯淡了几分。
        一上午就在两个人一个失落一个故作冷漠中度过了……
        中午的时候,艾斯兰少见的拿出了两份便当,一脸不自然地走到王嘉龙桌旁说道:“嘉龙……去天台吗?”眼神执拗。
         王嘉龙愣了一下,看着他手中的两份便当,收拾了一下自己刚刚打开的便当,把它重新放回桌肚里,手悄悄伸进外套口袋里握住了那个小盒子,“走吧。”
        艾斯兰看着走在前面的人的身影,熟悉的仿佛已经刻进了生命里,融入了骨血中。他大概已经忘不掉这个人了吧,而且他也并不想忘掉。
        偌大的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相顾,无言。
        王嘉龙在等着艾斯兰开口,而艾斯兰则是还在斟酌怎么开口。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了,既惊讶于彼此的默契,同样也不由得感觉有些好笑,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气氛就这样莫名的柔和了下来。
        艾斯兰拿出其中一个红格子花纹的便当,递给了王嘉龙,“这个……是给你的……”说着偏过了头去,脸颊上的红云不自觉的腾了起来,嘴抿的紧紧的,显然,他现在非常紧张而且有点窘迫。
        王嘉龙挑了一下眉毛,接过了便当,打开后,他的手有一瞬间的颤抖,差点掉了便当。原因无它,便当盒里装满了巧克力,大大小小起码有半百个巧克力,各种颜色口味的,形状无一例外——都是心型的,每一个巧克力上面都刻了“I ♡ H”,Iceland喜欢Hong Kong。还有……便当盒盖里贴的一张便签,上面写着“喜欢你,所以想和你在一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Iceland”。
        王嘉龙感觉自己的喉咙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说不出话来,只是注视着艾斯兰,眼神深邃,心里有什么在疯狂的滋长蔓延,仿佛一头猛兽,时刻准备着冲破最后的栅栏。
        察觉到王嘉龙许久没有动静,艾斯兰忍不住还是转回了头,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反应,结果……就在他转头的那一瞬间,王嘉龙突然靠近了他,双手钳制住了他的胳膊,狠狠吻上他的唇。
        措不及防的艾斯兰一时间大脑一片混沌,呆呆地任由那人撬开他的牙关与他的舌共舞,直到他感觉自己有些喘不上气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猛的推了推他,虽然并没有推开。
        王嘉龙顺势松开了手,欣赏着眼前人羞愤欲死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格外明媚。
        艾斯兰捂着自己的嘴恶狠狠的瞪着他,然而满脸的绯红让他的瞪视看起来更像撒娇。
        “如果你想知道我的回答,很简单——”说着,王嘉龙就掏出口袋里的小盒子,打了开来,里面是一对戒指,他取出了其中一枚,握着艾斯兰的左手,温柔的将它套上了他的中指,“这就是我的回答。”
        艾斯兰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还有眼前人笑的有点欠扁的脸,久久回不过神,自己只是想趁机告白而已……为什么他居然连戒指都准备了?!
        “ice……”王嘉龙递过了手中的小盒子,“该你给我戴戒指了哦”一脸的得意却偏偏一副平静极了的表情。
        艾斯兰嘟嘟囔囔地接过了小盒子,如果仔细听,大概就是“居然犯规偷跑,真是太过分”这类的话。取出剩下的那枚戒指,握着他的左手,套上了他的中指。
        王嘉龙一翻手,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紧扣,“我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凑近了他的耳朵说道:“你既然戴上了我的戒指,以后就只能是我的人了。”
        艾斯兰羞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的脸,轻轻地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王嘉龙一把紧紧拥住他,悄悄吻了吻他银白的发丝,嘴角的笑保持了一整天。

        至于这之后的事么……各路围观群众表示自己被他们秀的都快想自戳双目了,一整天的粉红泡泡就没停过,虽然他们以前也经常秀恩爱,但是从来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虐狗过,简直想举火把烧他们啊。
        与此同时,诺威则是享受着王耀的爱心料理和巧克力,不动声色地吃着豆腐。而王耀也早就忘了担心弟弟的事了,毕竟应付眼前的人才比较棘手。
        啊,总而言之,这还是一个非常圆满的情人节,当然,只是对于终成眷属的有情人来说,单身狗依旧是被虐的惨无人道【吐舌头】

冰雪消融之时【3】

早读很快就过去了,到了抽背的时候,王嘉龙很轻易的背了出来,但是艾斯兰却没能过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一节早读他都心不在焉的。
艾斯兰低着头,眼中掩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心不在焉,一目了然。
王耀老师看着他的样子倒是没有说他,只是叮嘱了王嘉龙以后多帮帮他,要求今天放学前背出来而已。
“ice,你今天状态不太对劲。发生了什么事?”王嘉龙盯着艾斯兰的眼睛问道。
“没什么……”艾斯兰偏过头,闪躲着他的视线。
肯定有事,但是艾斯兰不肯说,王嘉龙也没办法,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认命的教起了背诗。

花了一个上午的课间,艾斯兰终于在王嘉龙的强力帮助下背出了那首《一剪梅》。
看着王耀先生欣慰的眼神,艾斯兰有点摸不着头脑,旁边的王嘉龙早就悄悄偏过头去偷笑了。
出了办公室的门,艾斯兰问王嘉龙:“horace,为什么王耀先生的眼神很……奇怪?”
“啊,大概是因为觉得你很可爱吧。”不知怎么的,王嘉龙就是莫名想说他可爱,不过,他也确实可爱。
柔软光泽的银发,水润晶莹的紫红色眸子,配上一脸茫然的表情,简直像极了迷路的小白猫,让人想把他抱在怀里,肆意怜爱一番。
可爱?艾斯兰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可爱,也真是不知道王嘉龙是从哪里看出来他可爱的。不过这明显就是玩笑的说辞,他也懒得反驳了。

下午是体育课,艾斯兰一直都很讨厌体育课,这会让他出汗,而且他也讨厌这种麻烦。
跑完了老师规定的圈数,艾斯兰脚一软,直接就摔向了地面,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看着环住自己腰的某个坏笑着的黑发少年,艾斯兰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摔一跤呢。
“二哥!”
在隔壁一起上体育的王湾是王嘉龙的妹妹,刚刚的声音便是出自她之口。
王湾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眼睛发亮的看着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于是赶紧挣脱开了他的手,默默搓了搓胳膊,假装刚刚什么都没有,然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冰雪消融之时【2】

2
诺威……
想到这个名字,我沉默了,对诺威的感情其实复杂到我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应该把它划分到哪一类。
诺威是我的哥哥,虽然我一直都很不想承认,但是,是他一手把我带大的,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都是他的身影。
他一力承担起了这个家,就像王耀先生说过的,长兄如父,他对于我来说,亦兄亦父。
可是我也知道,自己对诺威并不是单纯的亲情,之所以不再愿意喊他“哥哥”,大概就是因为我对他萌生了,不属于亲人范畴的,爱。

心烦意乱中潦草的吃完了早饭,就和贺瑞斯一起准备去上课了。
一路上,王嘉龙一直都在猜测着我脸色如此难看的原因,但是我不会,也不能告诉他。
就像这份感情一样,禁忌,不能宣之于口。

今天的早读是汉语,要求背诵一篇古诗词。
“红藕香残玉……”读到一半我顿住了,支着手肘悄悄地碰了碰身旁的人,“贺瑞斯,第一句第六个字怎么读?”
“diàn。”王嘉龙随意地看了一眼书本,然后就又把目光放回到他桌肚里的《风险投资的学问》上。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我就继续读着那拗口难懂的词。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手无意识地一下一下地点着书页,沉默地垂着头,似乎在努力理解它的含义。
但是一直都在看着他的王嘉龙却看的清清楚楚,他纤细苍白的指尖所点着的地方,正是那个愁字上。
愁,你在为什么而愁?为谁而愁?王嘉龙不知道,但是也能猜到几分,毕竟自己室友身边的人也没有几个,大概,又和他的哥哥有关吧,那个叫诺威的人。
从第一次见到他,王嘉龙就一直有种隐隐的危机和紧迫感,好像有什么事会因为他而改变,变成他所不愿见到的样子。

艾斯兰一直都不知道王嘉龙在看着他,就像他也不知道其实他们每个暧昧互动的背后都有一个人的别有用心。

可惜,他们都还以为时间还长,却忘了很多事情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冰雪消融之时 【序+1】

此文的设定大概就是香→冰→诺,丁诺友情向,后期可能会有黑化病娇此类不可控因素,非国设,BE慎入。第一次写香冰,可能ooc,见谅。


处在寒冷的北极之地的冰雪一直以来都有着一个渴望,渴望能拥抱温暖的阳光,但是他忘了自己是冰,就像他的名字一样,ice……

  1
“ice……ice……”
是谁在呼唤我?声音温柔而又缥缈。是梦?还是……
“该起床了,已经六点半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俊美的东方面孔,乌黑的发,琥珀色的眸子。我的室友——王嘉龙,不过我更喜欢叫他贺瑞斯,Horace。
本来尚显昏沉的大脑在听到“迟到”两个字后立马清醒过来,早就把梦里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手忙脚乱地打理好自己,拿起书包就准备往外冲,就在这时,手臂被他拉住了,看着他依旧慢吞吞地吃着包子,急道:“放开我,快迟到了,你怎么还这么悠闲!”
他只是点了点我手腕上的表,就坐回去继续吃他的包子了。
我看了看表,上面赫然显示着现在的时间为6:20,原来我被他耍了。
“刺啦——”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从他面前的碟子里拿过一个包子愤愤地咬着,仿佛口中的不是包子而是对面的人。
王嘉龙看着自己的室友拿他的包子出气,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提醒了艾斯兰厨房里有牛奶三明治和鳕鱼罐头。
听到厨房有自己的早餐,三口两口把剩下的包子解决了就准备起身去厨房,却看到他突然站了起来,身子前倾,朝我伸出手,靠近我的脸颊,一时间,我愣住了,任由他修长的手指滑过我的嘴角……的碎屑。
王嘉龙拈去了碎屑后就收回了手。
我感觉自己的脸好像有点发烫,“你,你做什么啊,这么突然……”手急忙擦拭着自己的嘴角,但是刚刚感受到的那份温度却仿佛怎么也擦不去。
“只是帮你擦个嘴而已啊,谁让艾斯兰你总是这么粗心大意。”依旧一脸云淡风轻的面瘫表情。
看着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心里有点莫名的不舒服,转头就去了厨房。
我刚刚居然还以为他是要……啊——艾斯兰你真是一个喜欢多想的笨蛋,谁会喜欢你啊。嘴角是自嘲的弧度,但是心里有个小人在说:“还有诺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