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莲、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新欢许墨&周棋洛,岭蓝莲真一生推

终于赶上了的冰诞贺文

*香冰
*交换生设

“终于考完试了,ice,你想去哪玩?”王嘉龙伸着懒腰问道,“不如先去兰桂坊好好吃一顿,然后我们可以去逛逛海洋公园消消食,晚上还有庙街夜市……”也没有等艾斯兰回答便说起了行程安排。
“Horace”,艾斯兰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出声打断了王嘉龙的自问自答“我要回去了,回冰岛。”
“……或者在太平山顶看看夜景也……”话头戛然而止,王嘉龙定定的看着艾斯兰,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了。
艾斯兰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来当交换生的时间到了,我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而且,诺威也一直都在催我回去……”艾斯兰地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小,“抱歉,horace。”
王嘉龙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时间过的真快啊,你已经决定好什么时候回去了吗?我还想给你办场饯别宴呢。”
“……明天,早上9点。”艾斯兰抿紧了嘴唇,“诺威定的机票。”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行李呢?都整理好了吗?”王嘉龙的声音有些干涩。
艾斯兰点了点头,“需要带回去的东西不多,已经收拾好了。回宿舍吧,我有些东西给你。”
“好。”

宿舍里
考完试了,大家都收拾好东西回家去了,宿舍空荡荡的,只剩下王嘉龙和艾斯兰的床铺。
艾斯兰从柜子里拿出了初到香港时因为不习惯没有帕芬陪伴的日子而去订做的等身帕芬玩偶,还有满满一罐子甘草糖。“这些,就当临别礼物吧,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也希望,你不会忘记我。”
王嘉龙接过了玩偶和糖罐,小心的把它们装进包里,解下了自己的熊猫手机链,强行系在了艾斯兰的手机上,“那你也不能忘了我,看到它,就要想到我。还有,回去以后记得给我发短信。”
艾斯兰从愣怔中回过神来,微微低下了头以掩饰自己的有些发热的脸颊,轻轻的“嗯”了一声。

翌日,候机大厅
王嘉龙帮艾斯兰拖着行李,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接近,心里也是越来越烦躁,他不想艾斯兰回去,他想要他留下,留在他身边。王嘉龙喜欢艾斯兰,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登机提醒已经广播过两次了,王嘉龙不情不愿的把行李箱递给艾斯兰。
艾斯兰轻轻拥住了王嘉龙,在他耳边说道:“记得好好对待帕芬(玩偶),要是我以后再来香港找你,看不到完好的它,我们就绝交。”
孩子气的话语很好的安抚下了王嘉龙的烦躁。他嘴角微勾“那我可等着你来找我兴师问罪的那天。”
“好。还有……”艾斯兰收回手臂,提起行李就逃也似的登机去了,脸上异样的绯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跑的。
王嘉龙愣在原地许久才猛的笑了起来,笑容灿烂的堪比六月的骄阳,他听到了艾斯兰说“我喜欢你”。
王嘉龙赶忙拿出手机发短信给艾斯兰,上面只有三个字:“我也是”。
王嘉龙心情大好地走出飞机场,眯着眼望着头顶的大太阳,考虑着要不要给自己安排一场飞往冰岛的旅行,还有,看看那个告完白就逃走的家伙。
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
        *香冰,W学院设
        近几天王嘉龙一直都拉着一张脸,活生生一副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的样子,原因自然是本来每天都一起上学回家的艾斯兰这几天一放学就不见了人影。并且有目击者称,曾经看到艾斯兰和弗朗西斯经常走在一起。王嘉龙也曾经试图跟踪过艾斯兰,但是每次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在半路跟丢,还有好几次遇见了亚瑟,被盛情邀请去品尝下午茶……还有他的拿手司康。
        王嘉龙不蠢,这么几次下来也明白了是有人故意不想让他找到艾斯兰。你问他为什么不直接问艾斯兰?如果能问出来,他又何必要偷偷摸摸地去跟踪,况且,直接去问的下场很有可能会是以某个傲娇少年仓促逃跑为结局。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与日俱增的除了艾斯兰眼角的笑意和莫名粉红的氛围,还有王嘉龙快要可以和安东尼奥相媲美的黑脸以及和贝瓦尔德如出一辙的低气压。
        王耀对此很是担心,倒是诺威心情很好,看到某个想拐走他弟弟的少年郁闷的样子他就莫名的解气。很显然,诺威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王耀不明白啊,出于作为兄长的责任,他准备去关心一下这个臭了一星期的脸的弟弟。然而,半路上就被诺威截胡了。
         “诺威你为什么要拦着我?”突然被人拉住的王耀显得很不解,尤其是眼前的人脸上还挂着疑似笑容的弧度。
         “他们的事我们最好不要插手,艾斯他有自己的打算。”诺威悄悄收敛起自己那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什么打算?”王耀表示他讨厌打哑谜,非得问个明白不可。
        “你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2月9日,有什么特别的吗?”对于诺威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王耀表示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要问日期。
        “今天是不特别,但是过几天呢?”诺威表示王耀迷茫的样子可爱极了。
        “过几天?2月······咳咳,好的,我明白了。”饶是王耀这般岁数的人也忍不住老脸一红,人家小情侣玩情趣呢,他们掺合进去确实不妥。
        “耀。”诺威注视着王耀琥珀色的眸子,带着些许渴望和暗示的意味,“我喜欢freia。”
        好吧,这似乎更像明示。
        王耀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自在地别开视线,“······知道了。”
        听到了想要的回答,诺威脸上仿佛写着“得逞”两个大字,可惜王耀别开了视线,没能看到。
         就这样,王嘉龙再一次错失了发现真相的机会,并且怨念开始有了实体化的趋势。
        艾斯兰知道王嘉龙最近一直都心情奇差,几次想找他问清楚放学后的行踪,但是艾斯兰一直在躲,因为他知道,如果让他注视着王嘉龙那双琥珀般深邃的瞳孔,他是无法说出谎话的,哪怕是善意的,所以他只能选择躲。就这样,一直躲到了2月14日这天。
        艾斯兰抱着怀里的一大袋巧克力急匆匆的赶去上学,这都是因为他昨晚一直都在辗转反侧,很晚才合眼,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眼睛下浅浅的青色眼圈。
        这时候,艾斯兰格外想念之前和王嘉龙一起上学的日子,每天都有人喊自己起床,等着自己一起走,那时候的他从来没有迟到过。
        “叮铃铃——”终于,踩着晨读的铃声,艾斯兰气喘吁吁的瘫倒在座位上,一大早就如此的剧烈运动,足以让不喜锻炼的艾斯兰累到脑袋发晕。书包随意的挂在椅背上,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巧克力放进课桌肚里,随手拿过一本书放在面前装装样子就趴桌子上休息去了。
        这一切都被只隔着一条窄窄的过道的王嘉龙看的一清二楚,眼尖的他还瞥见了眼角隐隐的青色,以及眉宇间淡淡的疲倦。
        一节晨读就这样过去了,艾斯兰在发呆,而王嘉龙则是看着他发呆。
        大课间的时候,艾斯兰收到了很多礼物,有男生也有女生,还有诺威送的雕塑巧克力,帕芬等身大小的巧克力,艾斯兰给每个送礼物的人都回了礼,就是他早上怀中抱着的一大袋巧克力。
        王嘉龙一直在等着他送巧克力给自己,可是,直到艾斯兰把袋子中的巧克力都送完了,他也没有收到,甚至连艾斯兰的一个眼神都没有收到。王嘉龙看着自己手中攥着的小盒子,眼神黯淡了几分。
        一上午就在两个人一个失落一个故作冷漠中度过了……
        中午的时候,艾斯兰少见的拿出了两份便当,一脸不自然地走到王嘉龙桌旁说道:“嘉龙……去天台吗?”眼神执拗。
         王嘉龙愣了一下,看着他手中的两份便当,收拾了一下自己刚刚打开的便当,把它重新放回桌肚里,手悄悄伸进外套口袋里握住了那个小盒子,“走吧。”
        艾斯兰看着走在前面的人的身影,熟悉的仿佛已经刻进了生命里,融入了骨血中。他大概已经忘不掉这个人了吧,而且他也并不想忘掉。
        偌大的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相顾,无言。
        王嘉龙在等着艾斯兰开口,而艾斯兰则是还在斟酌怎么开口。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了,既惊讶于彼此的默契,同样也不由得感觉有些好笑,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气氛就这样莫名的柔和了下来。
        艾斯兰拿出其中一个红格子花纹的便当,递给了王嘉龙,“这个……是给你的……”说着偏过了头去,脸颊上的红云不自觉的腾了起来,嘴抿的紧紧的,显然,他现在非常紧张而且有点窘迫。
        王嘉龙挑了一下眉毛,接过了便当,打开后,他的手有一瞬间的颤抖,差点掉了便当。原因无它,便当盒里装满了巧克力,大大小小起码有半百个巧克力,各种颜色口味的,形状无一例外——都是心型的,每一个巧克力上面都刻了“I ♡ H”,Iceland喜欢Hong Kong。还有……便当盒盖里贴的一张便签,上面写着“喜欢你,所以想和你在一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Iceland”。
        王嘉龙感觉自己的喉咙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说不出话来,只是注视着艾斯兰,眼神深邃,心里有什么在疯狂的滋长蔓延,仿佛一头猛兽,时刻准备着冲破最后的栅栏。
        察觉到王嘉龙许久没有动静,艾斯兰忍不住还是转回了头,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反应,结果……就在他转头的那一瞬间,王嘉龙突然靠近了他,双手钳制住了他的胳膊,狠狠吻上他的唇。
        措不及防的艾斯兰一时间大脑一片混沌,呆呆地任由那人撬开他的牙关与他的舌共舞,直到他感觉自己有些喘不上气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猛的推了推他,虽然并没有推开。
        王嘉龙顺势松开了手,欣赏着眼前人羞愤欲死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格外明媚。
        艾斯兰捂着自己的嘴恶狠狠的瞪着他,然而满脸的绯红让他的瞪视看起来更像撒娇。
        “如果你想知道我的回答,很简单——”说着,王嘉龙就掏出口袋里的小盒子,打了开来,里面是一对戒指,他取出了其中一枚,握着艾斯兰的左手,温柔的将它套上了他的中指,“这就是我的回答。”
        艾斯兰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还有眼前人笑的有点欠扁的脸,久久回不过神,自己只是想趁机告白而已……为什么他居然连戒指都准备了?!
        “ice……”王嘉龙递过了手中的小盒子,“该你给我戴戒指了哦”一脸的得意却偏偏一副平静极了的表情。
        艾斯兰嘟嘟囔囔地接过了小盒子,如果仔细听,大概就是“居然犯规偷跑,真是太过分”这类的话。取出剩下的那枚戒指,握着他的左手,套上了他的中指。
        王嘉龙一翻手,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紧扣,“我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凑近了他的耳朵说道:“你既然戴上了我的戒指,以后就只能是我的人了。”
        艾斯兰羞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的脸,轻轻地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王嘉龙一把紧紧拥住他,悄悄吻了吻他银白的发丝,嘴角的笑保持了一整天。

        至于这之后的事么……各路围观群众表示自己被他们秀的都快想自戳双目了,一整天的粉红泡泡就没停过,虽然他们以前也经常秀恩爱,但是从来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虐狗过,简直想举火把烧他们啊。
        与此同时,诺威则是享受着王耀的爱心料理和巧克力,不动声色地吃着豆腐。而王耀也早就忘了担心弟弟的事了,毕竟应付眼前的人才比较棘手。
        啊,总而言之,这还是一个非常圆满的情人节,当然,只是对于终成眷属的有情人来说,单身狗依旧是被虐的惨无人道【吐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