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

就是梦间集那个假如在三次遇见男神的活动文,本来是想写段子的,谁知道越写越长,干脆写了个小短篇
大概就是,齐眉x我,祝食用愉快
ps:歌词引用出自于小曲儿的《恰逢暮雪亦白头》很好听的哦

地点:昆仑虚
人物:齐眉棍
昆仑之巅是我一直心心念念着的地方,爬了好几天,一路走走歇歇,终于赶在日出之前到达了山顶。
我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一块野餐用的垫布,铺在雪地上,双腿屈起,抱膝而坐,静静的等待着日出的那刻。
雪陷下去的声音窸窸窣窣,我感觉身边不远处有人静立无言。
风与雪夹杂着扑面而来。在漫长而无聊的等待中,我忍不住开了口:“你也是来等日出的吗?”
旁边的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回了声“嗯”。如果不是我一直注意着他,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漏掉他的声音。
我往旁边挪了挪,招呼着他来坐下,“站着很累吧,我这里还有点地方,不如坐一会儿吧。”
依旧是一阵沉默,仿佛是无声的拒绝。
我也莫名的有点赌气,没多想妥当不妥当,站了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积雪,便向他走去,直到在他面前站定,我才发现他的一身着装分外奇特,古代武侠的打扮,系着披风,且长发及腰,绾着高马尾。
心里虽有诧异,但是想想现在cosplay盛行,总会有一两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发烧友,便也没多想。直握着他的胳膊,往垫布那里走,却未曾想自己并没有拽动他半分。较劲一般拽了好几回,无一成功。一气之下,索性把背包还有垫布拖到了他的脚边,挨着他的脚坐下。他退一步,我便也挪一步,几番来回,他便也不再动作,似是拿我没有办法。
风雪不减,他的披风烈烈的张扬着,时不时扫过我的后背。莫名的,我有些窃喜。
远处的天空逐渐出现了些微的光芒,不算多么明亮,却足够让我看清身边人的面容。
暗紫色的头发垂在他的脸颊两边,长至脖颈,质感真实的让我忍不住想摸一下确认真假。
仰望的视角着实不佳,我便站了起来,坦坦荡荡的站在他的身前,打量着他。
白皙的皮肤衬着浅淡的唇色,更显樱唇琼鼻小巧精致,秀气亦不显女气。厚重的刘海半掩着他秀气的弦月眉,纤细俊挺。那银灰色的双眸看着似是丹凤眼,却因着眼角被两鬓的头发所遮,只见一派温和,似那微风细雨,竟也温柔的令我几欲落泪。
在看清他样貌的那刻,我愣住了,仿佛在那一瞬间连呼吸都停止了,心脏揪紧般的疼着,舌根发苦,让我开口的话语都带上了几分苦涩。
“齐……齐眉……?”我在恍惚中呢喃着。
他似是听到了,又似是没听到,只微笑看着我,那嘴角的弧度跟他对所有人一样,并不不同。
“施主,天就要亮了。”许是见我晃神的厉害,怕我错过了等待已久的日出,他终是踌躇着出言提醒了我。
听到他的话我才从忡怔中醒来,下意识便转头望向天边。
远处的云霞已被初阳染成绚丽的颜色,红的,橙的,紫的,蓝的,错杂交融,混成一片,衬的漫山白雪皑皑,晶莹闪烁。一轮红日方才缓缓从云雾中现了出来。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他温柔的嗓音如初融的冰雪,潺潺流过心间,只留下蜿蜒而过的痕迹。
我听着身边的人颂起了金刚经,闭上了双眼,忍下了落泪的欲望,翕动着鼻翼,按捺下哽咽的声响。
随着远处隐隐的人声传来,耳旁颂经的声音也渐渐歇了,此时的朝霞早已散的无影无踪,只有呼啸的风雪依旧。
我怀抱着一丝侥幸回过头去,只见一片白茫茫的,那身影,也没了影踪。
意料之中。
忍了许久了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划过脸颊,没入雪里,仿佛从未出现,一如他的出现。
那暗夜里的种种,如今回想来,竟似一场因求之不得而臆想出的美梦。他的出现,如同朝露,夜半凝成,日出消亡。
除了身旁仅存的脚印,再无能证明他曾经存在的东西,就连这脚印,也已被雪埋了大半,不消片刻即无痕迹。
纵是梦幻泡影,我也想沉溺不醒。
齐眉,我可还有机会再遇见你?在那般清寂的昆仑雪夜,亦或是某次不经意的转角街头。
无人能答。
我用嘶哑哽咽的嗓音,唱起了莫名想起的旋律
“…………
“可有人寻浮生一路雪泥飞鸿
“能相拥生死相离也算得厮守
“一樽酒饮过昆仑雪到黄泉头
“却也灼过鹤归人的喉
“刀上雪不知新悲未去添旧愁
“又何忍哭随冬风长眠于荒冢
“弦上尘可知别赋久别有多久
“不过一人侠义恩仇唱至……
我顿了一下,才缓缓吐出了最后四个字
“暮雪白头”

我与你同候一场昆仑初熹,一夜风雪,算不算得上落雪白头?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