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

【圣火x齐眉】昆仑听雨 (1)

        圣火令第一次遇见齐眉棍是在昆仑山上的一场雨夜。那天的雨来的猝不及防,圣火令兜兜转转为了寻一处能避雨的地方,不经意闯进了齐眉棍的院子,一片荒芜落魄的院子,简单素净到没有一点烟火气。然后他便看见了鸢紫长发的少年从屋内走了出来,带着好闻的檀香和松木气息。
        齐眉棍第一次遇见圣火令是在昆仑山上的一场雨夜。那天他本打算继续钻研佛经,却被闯入院子的外来者给打乱了计划,还有以后的人生。暖棕色长发且衣着暴露的异瞳少年安静地站在他的院子里,他猜是来着波斯的,因为听说波斯的猫儿便是如他这般的异瞳。
        “施主,请进屋吧,外边大雨,若不嫌鄙舍简陋,就在此歇一晚吧。”齐眉棍望了望雨势,猜测一时半刻是不会停了,于是退后了两步,做出了相邀的姿势。
        “既然如此,那就谢谢小花猫了。对了,我名圣火令,来自波斯,居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光明顶上,因着为寻避雨之处才误闯了你的院子,抱歉。”圣火令也不犹豫,落落大方地进了屋,并且细细打量了一番,无论是屋子,还是人。
        “施主莫要介怀,我名齐眉棍,乃是此间庙里的俗家弟子,你唤我齐眉便可。”任凭圣火令的打量,齐眉棍依旧是那副微笑的模样,仿佛没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视线一般。
        “齐眉,齐眉,你的名字很好听,可是我还是想叫你小花猫怎么办?我喊习惯了,一时间也改不掉。”圣火令念了两遍齐眉棍的名字,故做为难的样子。
        “无事,左右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随圣火施主高兴便好。”微微犹豫了一下,齐眉棍并没有纠结在称呼的问题上。
        “小花猫,你喊我圣火就好,圣火施主听起来实在怪异的很。”圣火令靠近了齐眉棍几步,站到了他的面前,一双异瞳盯着他银灰的双眸,分外感兴趣。
        齐眉棍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推开了卧室的门,“寒舍简陋并无客房,唯吾一卧室尔。圣火若是倦了便歇息吧,我今晚准备研读佛经,这床榻便不碰了,你且安心睡吧,我也权当守夜了。”
        “那就多谢齐眉了。”不知怎的,圣火令有点失望,连小花猫也忘了唤,失落的趴在齐眉棍的肩上,鼻间满是让人沉静的檀香气息,“齐眉,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很能让人放松呢,为什么不与我同榻?我觉得若是能与齐眉同榻说不定梦也会香甜几分,齐眉你莫不是嫌弃我?”圣火令把头搁在齐眉棍的肩窝处,悄悄嗅着他身上的檀香,鬓边的碎发蹭着齐眉棍的脸颊,痒痒的,手也悄悄环住了他的腰。
        “这……圣火……我们是不是靠的太近了……”齐眉棍感觉自己脖颈处的肌肤有点发烫,圣火令的鼻息喷于其上,引的他几欲颤抖,伸手想将身前之人推开些许,结果刚好触碰到他裸露的胸膛,猛的收回手,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抱、抱歉,我无心冒犯施主,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呵呵呵,其实我并不介意,齐眉你可以更冒犯一点,你想摸哪里我都不会反抗的。”圣火令轻笑着,握住了齐眉棍没捻着佛珠的那只手,将它放在自己的胸膛上,并且一点一点往下挪动着。
        “施主请、请自重!这般于理不合,南……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齐眉棍红着脸使劲挣了两下却没能挣脱,只能闭上眼偏过头去念起清心咒。
        圣火令也不敢调戏狠了,松开了握着的手,依旧一副坦然的模样,“在波斯,触碰别人的身体是一种喜欢对方的表现,只有认可的朋友才能做的事,我可是很喜欢齐眉你呢,想和你做朋友,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呢?”圣火令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心想,不找点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过去,还真怕这正经的紧的小和尚被吓跑了呢。
        齐眉棍这才肯睁开眼睛,定定的望着圣火令的一对金蓝异瞳,看着里面并没有玩笑的意思,方才开口道:“齐眉自然愿意与圣火为友,只是这里地处中原,中原人向来……矜持重礼,异域的风俗一时半会实在难以接受,还望圣火莫怪。”
        “当然不会了,小花猫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怪罪呢?”圣火令执起齐眉棍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既然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就不要拒绝我的触碰好吗?”圣火令还嫌刺激的不够,抬头的时候朝着齐眉棍眨了下眼,也就是俗称的“抛媚眼”。
        齐眉棍有点不知所措,这手挣开也不是,不挣开也不是,实在为难,只得忍耐着羞耻心任由他的动作,稍稍偏过头去避开了他的视线“我……尽力而为。”



刚玩梦间集的时候就暗搓搓的萌上这对邪教,因为没粮一直都是靠着脑洞过活,现在看到有产粮的太太,自己也忍不住献丑,想为圣齐tag添砖加瓦,跪求不喷。
顺便这里有咸鱼齐眉皮和圣火皮,想求个吃圣齐的小伙伴一起对戏,开车也行啊QAQ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