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蓿ice

齐眉AI酱弗朗罗德艾斯痴汉,沉迷梦间集歌殿闪耀LIVE

中元节篇之伊利亚
王耀:“今天是中元节,又俗称鬼节,是我家祭拜先祖的节日阿鲁。”
伊万:“小耀,那今天是不是真的能看到鬼呢?鬼会和万尼亚做朋友吗?”
王耀伸手揉揉伊万奶油一般软软的头发,戏笑着说:“蠢熊,鬼哪里是那么好见的,别说做朋友了,小心被他们抓到地府里去阿鲁。”
伊万抓住王耀在他头上作乱的手,顺势一把搂住王耀,“那小耀有想见的鬼吗?万尼亚很想念冬将军呢。”
听到伊万的话,王耀有一瞬的失神,想见到的鬼,那个已经消失的人,“有啊,我想见见大秦,叫他好好管教管教他的孙子,让他看看现在的新丝绸之路,毕竟那是我最早的老友阿鲁。”还有那个领我走上红色之路的,我曾经的爱人。
伊万:“那小耀就不想以前的我吗?那个叫伊利亚的人。”
王耀愣住了,曾经的回忆翻涌而来,那段曾经相依而立与世界为敌的日子,还是那么清晰。 “想啊,毕竟是我曾经的老大哥阿鲁。”
伊万收了收紧手臂,“那小耀要记住哦,你只能是万尼亚的哦,谁都不能抢走,就算是以前的我也不行哦。”
王耀宠溺的拍了拍伊万的手臂,“傻瓜,他已经不在了,你还吃什么飞醋阿鲁。”
伊万把头埋进王耀的肩窝,蹭了蹭,“万尼亚不管,反正小耀是万尼亚的。”
王耀挣了挣,没挣开,“蠢熊,放开我啦,我要去做饭呢。”
已经消失的人啊,见了又怎么样,结果不始终还是不会有任何改变吗?

夜晚,王家大宅
王耀突然听到一阵手风琴的声音,旋律是十分耳熟的《喀秋莎》,望着窗外苍白的月色,不由得想起了莫斯科的大雪。于是,王耀从底层柜子里找到了口琴,上了屋顶。
手风琴的声音依旧,王耀摩挲着口琴,最终还是缓缓拿起,放在了唇边。一时间,手风琴与口琴合奏的《喀秋莎》充斥了整片夜空,泪水也终于从王耀的眼角悄悄滑下。
原来,我也从未曾忘记过你,这《喀秋莎》的旋律,依旧烂熟于心,伊利亚,你,还好吗?

王家大宅不远处的树林里
伊万拉着手风琴,但是如果有人能看见,就会发现他的眼睛不是以往的紫色,而是红色的,如血,如苏联的国旗,那是伊利亚的眼睛。

到了12点,手风琴声停了,王耀也停下了口琴,手渐渐攥紧了口琴,泪水争先恐后的从眼眶里涌出来,许久,才缓缓启唇,“再见了,伊利亚,我曾经的爱人。”
那些一起遇见的风景,是我此生不忘的初心,你的理想,你未走完的道路,我会替你完成,替你走下去。

这时的伊万又恢复了紫色的眼睛,他静静的看着身边渐渐透明的伊利亚,“你为什么不去见见他?”
伊利亚只是摇摇头,“有时候,见面只会使结果更加糟糕,我能够这样远远的看他一眼,最后合奏一次,已经足够了。”口吻怀念又悲凉,
“不要总是太贪心,妄图将他全部占为己有,那只会使他离你越来越远,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伊万·布拉金斯基。接下来,他,就交给你了,记得,要给他幸福。”
对不起,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没有陪你一起走下去,还有,我依然爱你。

评论(1)

热度(2)